秀莲的对象却是身材高大文质彬彬,我指着一旁悲痛欲绝的四妹说

     

秀英给四嫂打了个电话,研商初五要不要联手过去。“阿莲前日下午给这里过来了,看过了,我就不去了,情形不太好,不会讲话了。”看样子二姐是不去了,外甥达还在身边,“要不,前几日先去我姨家吧。”

 
中午,二伯便上了手术台。手术的时刻很长,妈妈因为体弱多病,留在酒店。我和小妹在手术室外侯着。二妹日常地从门缝中向里看,并双手合十祈祷着咋样。我斜坐在走廊的连椅上,许多旧事浮上心扉。

“为这事我是吃不佳睡不着呀大姨子!!你说说自己这儿是有多么的相信你!!你女婿不可能添丁,我是一个字也没往外说过啊!”

经验了20世纪的饥荒,过着啃着树皮黄土块儿度命的光景,都活过来了,却在21世纪,因为孩子们无心给她做饭,不想给他输液看医务卫生人员,被活活饿死,这是人性的扭曲啊!

 
五叔在住院期间,基本上是三姐照顾的。大姐忙里忙外,好像从不知怎么叫疲劳。深夜,我朦胧醒来,常看到她静静地坐在床前,有时还握着三叔的手,放在自己的心里上。我几乎要被他父女之间的公心感动了,也就越来越不可以经受被冷落的味道。初秋的风从窗口悄然掠进,表姐给熟睡的爸爸掖了一晃被角。我缩在角落里,下意识地抱紧单臂。堂姐跑前跑后的,虽没感动自己,却让与二叔同病房的一位“难友”大发感概:“多好的外孙女啊!”三伯那位“难友”早进入几天,他只有一个远房的儿子照顾,但这东西又不勤快,就无怪她羡慕四伯了。

“莲,你20年前是不是诱惑了您二哥!?”四嫂却冷不丁来了这样个一句。

“姨,我妈好像快不行了,只怕过不了这些下元节,您回复看看啊。”

  先生走到我面前,让自己在手术单上签字。我指着一旁悲痛欲绝的姊姊说:
“你找她吧,我可做不了主。”二妹擦了擦泪水,双手紧紧把握大夫的手,伏乞道:“大夫,请您无论怎样也要挽救我叔叔,他这一生太不容易了,我们不可以没有他呀!”

“姑姑呀!!你这是要逼死俺娘呀”!秀莲家的丫头替三姑顺着胸口。

图片 1

 
先生用手拍了拍二姐的肩膀:“你放心,治病救人是医务卫生人员的本质,咱们必定会努力的。”

     
凡认识的人尚未不动恻隐之心的。我们都50要么100的打钱到轻松筹上,对他的病状进展了跟进。

这是他的亲堂姐啊,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吧,过了年才八十岁呀!家中两个小叔子,五个表嫂,她排最后,年纪小小的,从小在小弟妹妹的珍爱下长大,和三嫂们激情很深。

 
半个刻钟后,结果出来了。超越生拿着报告单向大家走来时,突然一起闪电闪过,接着是一声沉闷的雷声,我以为那或许不是个好的前兆。果然,化验结果是肺水肿!

     

老人除了手指和头部偶尔动一下,有眨眼间间没一下的人工呼吸着,已经看不出任何生活的气息。秀英和大嫂说了几句话,也不明了二妹是否听的理解,在他家待到九点,就和外孙子离开了。

 
岳父生病期间,我简直像个客人,已习惯冷冷地看着妹妹为岳丈熬汤喂药,甚至解大小便。有五次大便在床上了。闻到异味,我直感一阵呕吐,厌恶地走了出去。表嫂却忙上前拖起叔叔的身躯,仔细地shi’jing

急得病床上的秀莲挣扎着支起上半身,另一只
手朝她大姐的脸颊指过来。一旁不吱声的秀英的幼子,突然双膝跪在她小姑的前边,请他原谅。秀莲不吱声。他疯狂似的自己扇起自己的耳光来。秀莲的幼女和幼子走上前去把他拉起来。门口探望的人拥进来,秀英跟儿子讪讪地走出病房。带来的奶和瓜果随着关门不知被什么人丢在了门外。房间里面,静得足以听到落地的针。

秀英很想让顺成给她大妈输液,哪怕只是吊个葡萄糖,给体内扩大一些营养,不过劝说不动,妹妹自从嫁过去就起始信神了,秀英也信神,但同时也信马克思(马克思(Marx)),秀英病了会看病、会吃药,而表姐病了只相会对苍天祈祷,祈祷上帝可以让他健康,这种迷信深入骨髓,其实是最骇人听闻的。

 
不知为啥,面对这突来的背运,我心头依然极度坦然。望着昏迷不醒的阿妈和惨痛变色的大嫂,我心中竟泛起一股心满意足。

“问就问,明天就去问”秀英也更有力!    

老一辈就这么走了,走的很坦然,内心一定很不安宁呢!如若输点葡萄糖,喝几碗热汤,生命可能还足以维持半年之久,而现在……

   
大伯的楷模比三姐还“滑稽”,颧(quan)骨高高的,头发因化疗已经掉光了,若不是眼珠子还在旋转,活像一具白骨。一看到他的指南,我就不禁想笑。我一想笑,堂姐就挡在自己眼前。我心想,我不怕要笑给她看的,你挡着干啥,怕他难受吗?

男人好像突然酒醒了,嗫嚅着说不出话,任她伸出来的脚够着踹。隔壁的幼子儿媳早听到了两个人的吵吵。他不足地看了一眼他的阿爸,一把扶起了和谐的娘。

顺成进了屋,也不看老人一眼,给她的多少个姨搬了个凳子,让他们坐下,就打算起身离开。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开了。四嫂一声惊叫,把自家的笔触拉了回来,我只认为胸前冰凉,低头一看,衣襟全湿了。我抹一把脸颊,我想这不是为姑丈哭的,而是自己想及投机遭受时的切肤之痛的泪水。医务卫生人员说手术正常。医务人员的话很让表妹宽慰,我却或多或少有些失望,难道我在诅咒二叔呢?我不敢认同,但也不想否认。

     

年前天安安生生的仙逝了,顺成也尚未打电话,可见四嫂还没什么。秀英计划到大年底五的时候待客待完了再去看一眼她的妹妹,可是四妹没有等到初五。

   
的确,大叔受的罪够大的,想必化疗放疗的滋味不佳受,手术时,在走道都能听见她痛苦地呻吟。而且化疗后的一两天内,受药物的激励,五叔常伴有熊熊的恶意与呕吐。每当看到老爹捂紧肚子卧在床上的金科玉律,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提神。但我如故不敢太猖狂了,于是把眼光挪开,去欣赏窗外草坪上的红花绿草。

       

“嘀~嘀~嘀~”,“喂,”表妹应道,声音有些哽咽,似乎早已知道姐姐打电话过来是怎样事情了,如今手机这样便利,一点风吹草动一会儿就都知情了。

   
因为给岳父看病,堂妹荡尽了具备家业,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这天下着雨,我正在家里看电视机,门一开,大姐冲了进来。她满头湿发披散着,像一个女鬼,把自己吓了一跳。她说:“伯伯又发誓了,刚去了医院,医师说还得化疗,还要花几千块。”我冷漠地说:“是么,这就花吗。”三妹一脸愁相说:“你看,姐手头上哪还有钱啊。”我登时掌握了他的来意,语气变得冰冷:“好了,你不用说了,我那也不是银行,我的尺度你又不是不通晓,刚买了房屋,你总不可以让我去卖房吧。”堂姐叹了声,再没说怎么,扭头便走了。后来,听说他连夜冒雨凑了几千块,至于他在何人家借的,我懒得去问。

“啥?”倔强的秀莲突然松手了手。

“孩儿她妈,你咋了?”老人的爱人听到了屋里一声响,飞速回到了屋里,搀起了昏迷在地的老婆。

   
后来新兴,大约是自身念初中的时候,我偶然从父母对话中听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本来像本人如此大的孩子,是要读书的,但因为姨妈养病在身,常年需要吃药,所以公公就断了本人的求学路。这天,我和小妹从街上回来,刚进家门,
就听到二叔大声说:“干脆不让二丫头念了,叫她在家帮你干点活。”姑姑叹声说:“我们尽管只有一个亲骨肉,
但无法太偏上哪个呀,一定要让他俩像亲姐儿一样。”

活到半百以上,吴秀英在众人心里却逐渐低下去低下去了。后来传闻他老公自这之后就回老家再也不肯出来,然后老两口闹开了离婚。再后来不领会离了如故不曾。

1.

   
这时,我们一家还在东北,小妹刚升了初中,但自身知道他平时上学很差,怎么能考上初中?村子里有一位雅观的老教育工作者,他十分喜欢聪明伶俐的自己。一天,我去在他家里玩,他摸着自身的头说,你大姐假设有您一半的理解就好了。我平时看不起小姨子,总以为她笨头笨脑的,从不和他玩。于是我说,但住户考上了初中。老教员眼睛一眨,问我:“你也以为妹妹是考上的?”我说:“难难道不是吗?”但自我头脑一转,
很快又说:“我也意外了,她是不是走了方便之门?”老教育工作者赞许的看着自己说:“你猜对了,你二妹的实绩差了40多分,
是您爸托我找校长说的,这一个中学的校长是本身的老同学,很给我面子啊。”我一听就更看不起堂姐了。早晨,我和大姨子一起在灯下做作业,四妹突然被一道题难住了,她抓耳扰腮也没想出来,我掩不住讽刺:“不要脸,自己没本事上什么初中,怎么不留级啊
?
”妹妹红着脸说:“是本人爸让我念的。”我说::“爸叫你去你就去,你不觉得丢人吧?这一次中考考了稍稍,是不是倒数第一?”表妹急得泪都掉下来了,她辩解着说:“是第57名。”我说:“你班有微微个学生啊?”他表嫂说:“57。”我哈哈嘲讽:“这您不是最后多少个第一是稍微?”大嫂羞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突然眼球翻白,从椅子上栽倒在地上。三伯和大妈在外界听到了,忙跑进去,姨妈使劲地掐着三姐的人中,三叔忙跑出去喊村里的先生。大夫来精通后,给大姐打了一针,三妹才逐步缓了回复。

秀英霎时来了精神,“你说吗?说吗”她急得朝她泼了一口茶水“人家的儿女,凭啥要你管!”

“行,你们啥会儿去?我收拾收拾。”

 
半年之后,岳父的病状稳定了下去,于是出了院。我在老家待了几天,见四叔已能照顾自己,便托故回到乐陵。大嫂仍不放心,就留在老家。

秀英跟外甥在诊所的闹剧没几天就传到了那边。人们都作弄这一桩事,笑话秀英的不懂事。担心秀莲的病情会就此恶化下去,都觉得她应该挺不过来。

老一辈已逝,愿天堂有温和。

 
从此,四叔便与诊所结下了不解之缘。为了让三伯活下来,家里将积累了多年的积蓄拱手送给院方。四叔未来的光阴简直单调而平淡,放疗——化疗——放疗——化疗!表妹却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不是求医问药,就是为筹钱奔波。多少个月下来人黑了几分,瘦了两圈。有四回,我说:“姐,我几乎认不出你来了,你假使再罩上一条毛巾,准和乡下佬差不多。”“是么?”表妹愕然,“有那么夸张吗?”说着到眼镜前一照,轻声说:“还真是的,我都快不认得自己了。”

“肯定不是真的!我爷(当地点言,爹的意趣)他喝醉了。”

   
初中毕业,我们一家迁回了江西老家。我积极放任了功课,一半缘故是慈母索要照料,一半缘由是家里经济条件有限,
难以供应多少个高中生。我看懂了二老眼神中的语言,我不想让她们为难,心知他们迟早也要提到这件事情,我何不顺着他们的意念?可笑的是大嫂并不是她们眼中的凤,她辜负了爸妈的殷切期望,并从未“飞”起来。父母见姊姊一事无成,便最先东奔西走给她找工作,找完工作又找婆家。后来便给他找了个小木匠嫁了,做了只会“下蛋”的“母鸡”。但是我,我只比四姐小几岁呀,难道自己不需要工作,不需要嫁人?

图片 2

秀英一边收拾,一边和爱人叨叨着,“咋都没有听声都特别了吧?不是该先住院呢?她儿咋说他在家吗?她儿咋在她快不行了才告知我呢?我是他妹啊!”

   
我内心反复探究姨妈的话意,突然通晓了,原来我们不是亲姐儿,我不是同胞的,怪不得他们对自身和二姐向来不相同。一时,委屈、悲愤、孤独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我回头向外跑去,沿着马路一起飞奔。当时,我哪些也不想了,只觉得自己活在那些全球是多余的,没人疼爱,没人照顾,我的亲生父母到底在何地?四嫂随即追了上来,她一贯追到村外,才追上了自身。她一把抱着自我的头说:好大姐,未来我会当你是亲二妹看待的。

   
 往日穷的时候打架最厉害的两家人反复是关系最亲密的人。穷日子争什么啊?无非是争东西,另外,嫉妒与诅咒,见不得旁人好过自己。两姊妹的情丝年轻的时候是不利的,关键是婚后。秀英的丈夫是这山村典型的人,瘦小,刁钻,胆小,好酒。秀莲的靶子却是身材高大文质彬彬,家庭也算不错。因为离得近往来频繁。表妹家的奢华跟自己的半封建逐渐在秀莲心里不平衡了。她最胸闷自己男人在阿小姨子夫面前的捧场说完和醉酒。后来获知表嫂家的爱人无法生产,在观望自己的男人的眼眸不停地瞟向表妹时,她借故决然则然的与她断了维系。

王家大院里,此时空无一人,儿女们都聚在长辈的床前,啄磨着老前辈的白事,正值年关,五天埋依然七天埋是个大问题。生前床前无人陪,死后我们齐聚此。老人见到了该是快意依旧悲伤?

这每日气糟糕,凌晨便下起雨来。我赶到省立医院时,四嫂和爸妈早已到了这里。四妹说三伯刚拍了片,她们正在等结果。

   
 秀莲的三妹秀英也在此间。她是领略的可比早,可是借口于大外甥的店面忙,两伤口从未去探望过。

“顺、顺成他说,他妈快不行了。咋做?”老人喝了口老伴冲的蜂蜜水,渐渐地缓过神来。

   
这夜,爸爸打了我。我不理解他缘何对我发这么大的火,而她历来就不曾打过大嫂,甚至连一句大声地指责也从不。他每趟下班后,总是要把妹妹揽在怀里,关切的问候几句。我记念平时他和大姨对三姐的疼护,再想想自己,似乎连三嫂分外之一的关怀也没得到,从小我就是穿着四妹的旧服装长大的。从这时起,我便对爹爹有了一股怨恨,我以为他太偏心了,我间接弄不知晓,他怎么对自我和四妹不均等?

     
 第二天的黄昏,多少个男女相劝无效后,大外甥开车载着二姨赶到了姨住的医院。来看望的三两成群,直到早上,母子俩却还没要走的意味。秀英板着脸坐在秀莲的床上一声不吭。人都看着哭肿眼睛的秀英,夸赞姐妹俩的心境好,反而悄悄地劝四嫂想开点。秀莲是真感动,她深信不疑血缘亲情什么也比可是。躺着的孱弱的秀莲轻轻地引发了他三姐的手,这泪水不争气地流呀……

大饥荒的时候,妹妹总是把好的树皮让给自己,自己去吃那多少个黄土块儿。

“你这俩孩,是不是我男人的?!”秀英的狠她是驾驭的。却不懂为何二姐会在将死的人身上再插一刀。

士兵站在旁边,问还有人看老人从未,没有的话就封棺了,来的人不少,但却尚未一个人迈入。

   

“后来又给你妈做饭吃了吗?”秀英回过头问道,顺成没有吭声,秀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我,我给自身妈喂过豆奶粉。”顺成吞吐的说。“都到哪些时候了,还抠这一两块钱,弄点好奶给他喂喂不行?”秀英看到了床头廉价的豆奶粉袋。

醉酒男人的腰板儿突然挺直了起来。“是本人的,俩个男女都是我的种!不信你问你堂姐去,问她是不是他勾引的我!!

小暑下了一整夜,白雪覆盖了全体村子,后天才开放的几株腊梅也被陡然的小满压了去,整个村庄一片宁静。

爱人即刻语无伦次“何人的儿?!她爱人不可以生养你不是不知情!!要不是自身!!”他拍开胸脯,她能有儿女呢!!

“秀英啊,我闺女说他也去,她开车带我们去吧,你家达猜度还从未放假啊,别难为她了。”

“你问问她,你问问她是不是真得!”秀英不依不饶,“是真得我就去死!”

“嗯,你们度过后自己也出来了,家就剩我妈和阿倩,阿倩在准备午饭待客的事物,不和我妈一个屋。”

“没你俩的事,为这口气死也值了!!”秀莲咬着牙说着,秀英捂着脸又不依不饶

3.

秀莲的闺女哭天喊地的趴过来,外儿子跑出去喊医务人员。有刚来看看的人,定定的呆在门口。没等医务人员过来,秀莲喘着粗气又睁开了双眼。

5.

一举憋在心底,秀莲突然狠狠地发生开来。瞅准她小姨子的脸就扇了个耳光,然后大喘气!!仰躺在病床上。

“也行,你带我去过您姨家再去走舅家和姑家吧。”秀英想,这估摸会是见大姐的最后一面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万里。

“你和堂姐说话,我去做个汤。”秀英拿出自己带的鸡蛋,做了一碗稀溜溜的酸汤面,给堂妹喂下,表嫂吃的挺香,一会儿一碗酸汤见了底。

“我,没事”男人的舌头有点怀疑了。“我是惋惜你这大姐,不,心痛这双儿女……你妹没了他俩怎么活呀!这……么多年自己都没管过”

“阿莲来了,你好了未曾?”听到妻子叫自己,回过神来,“就好就好。”衣裳一裹,提上鸡蛋,跟着表姐的闺女出了门。老伴赶过来,递给秀英一百块钱,“这钱拿着,看看到中途还买点啥不。”“那大家走了,姨夫。”

当吴秀莲得淋巴癌的信息经微信的自由自在筹传到离家几百里地的打工者聚集地时,年过知天命之年的她已经在卫生院住了半年,做了六次化疗。据说,生命垂危。

“知道了姨。我重临让阿倩给他做汤。”顺成表面上顺从了多少个姨的理念。

     
数年的猜忌仿佛成了真!彪悍的爱妻捂着心里突然坐在地上大哭闹“你这些不用脸啊!跟他生了孩子!!”我真是个棒槌呀!被你俩蒙了20年!!啊………啊……“

他家信神的确有点入迷,秀英也不可以破了他家的本分,提过四次去诊所后,就不再吭声,毕竟顺成并不是那么依着她的情致。

“你跟俺爷,拉扯起我们三兄妹都早已不错了。”儿子安慰三姨“俺爷哪有生命力做这一个事?”

爱人沉闷着,意识到秀英此时心里苦,不敢插话,只是在秀英旁边帮着收拾。

     

“你问问达忙不忙,不忙的话先天发车带你过去呢,毕竟那么远。”达是他俩的外孙子,在县城上班县城居住,每一周末回家给两位老人送点儿羊奶和肉,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饭桌上,秀英说起二妹的不幸,自家男人却一杯接一杯的灌酒下肚。“你咋?”秀英不解的问,“前日喝那么多酒干啥?”

2.

何人也一贯不想到的是,秀莲因为这件事反而病情好转开来,得到了一线生机。连医师都赞赏精神的能力!!缘于普天之下的三姨珍视孩子的狠心,只要他活着,一些谣言都会被制伏,儿女们在乡里都会坚强的抬起先来。

阿莲带着秀英和他的大妈一同到了其它一个小村庄,秀英二妹的家。

   

“顺成,去哪?你娘都成这了,你往哪?”秀英叫住了顺成,实际上是为着问四妹的图景。“顺成,你电话打的急,你妈这是甚病?”小妹把眼光从四嫂身上转到了顺成身上,“怎么好好的躺着不会动了?”

     
 秀莲在先生英年早逝后一个人把一双子女拉扯长大,辛劳费力不言而喻,她同大部分老人家一样,所有病痛挨不到最后不舍得出去瞧大夫。好在,外甥读书有出息,工作稳定孙女还未出嫁却是贴心的小棉袄。癌查出来就是前期,不得不住院,化疗维持生命。短短多少个月,掉光了头发,身体瘦成枯干。秀莲眼看着繁忙的子女,不禁悲从心来。

秀英回家后,给外甥达打电话,哭诉着顺成的叛逆,不给大姑输液,不带他看医务人员,怕把他的姊姊活活给饿死。也许,就是新年前后的事了。

多少个成年男人打开旁边堆积的礼,取出黑茶露露(露露)等饮料让子女们喝,孩子们一手拿几瓶,喝着还不够,还往车上带,宛如这个白事是场喜事,一点都不觉出悲伤。

“我妈她十多天尚未进食了。”秀英一听这,急了,如果人体利索的话,定会站起来扇顺成一巴掌,“二妹,你喝口汤呢?”“嗯!”又一声响亮的嗓音。

“孩子他爸,你把装鸡蛋这么些筐子拿过来吗,我给拾点土鸡蛋。”估计着她堂妹已经无法吃东西了,但要么不死心,把我鸡下的蛋数了六十多少个装了篮筐。

4.

“三姐,咱咋去?”

“我也不领悟。就是不会动了。”看样子顺成依旧想离开,禁不住六个姨的质询。“看了医师了吧?医师咋说的?”秀英问道。“没有。我妈她信神。”

两个姨教训了顺成几句,希望她得以善待自己的亲娘,让他吃点东西,而不是安静地在床上等死。

“顺成哥,我妈来了。”还一直不到八点,达就带着三姑到了顺成家。

“啥?我听不到,大点声。”这边的老前辈耳背,听不太清顺成说了怎么,顺手按了刹那间免提,听到顺成说的第二遍。

三天了,封棺。

秀英看了看桌上的老一套座钟,顶部还有一对儿对称的小马,上边的钟摆一左一右的摇摆着。已经早晨六点半了,天色暗下来了,这么晚了,要去呢?但是听着她外甥的动静,只怕——很难活到前日。不行,一定要去,不可能不去见姊姊的末尾一面。想着想着,挂了电话,先导收拾东西。

“我说姨,我妈好像快不行了,怕过不了年,现在在床上躺着,您苏醒看看吧。”老人毕竟听到了,突然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晕厥在地。

大年终三,秀英给外孙子们熬了大锅菜,外外甥们饮酒吃饭,好不和讯,招待完孙子,外外孙子们告别了舅舅和舅妈,开上各自家的车,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

“你的情趣是,你连你妈走的切实可行日子都不知情?”还好自己见了妹妹最终一面,假设今日去可就见不了二妹了。

十一点,秀英刚到家,接到了顺成的对讲机。“姨,刚才我们都在外边,没有人在我妈这一个屋,然后去看了本人妈不在了。”

文/凌潞

“她说说话来接我,你往那边转转,我让她去少接接你。”

顺成过了遥远才打开门,达和大妈进去,坐在了老一辈床边的椅子上,“姐,我又来了。”老人头微微摆动了刹那间,作为回应。

王家大院里站了六几人,王顺成拨起首机号码,忙个不停。

“三妹,我和小妹来看你了,你还可以吗?”秀英呼叫的很卖力,唯恐四嫂听不到,老人们老了都耳背。“嗯,昂。”躺着的长者声音洪亮,吭了两声。虽声音洪亮,但肯定底气不足。

新春将至,秀英从二嫂家回来后就起始准备过年的分寸琐事,没有再顾得上关注他的二嫂,自以为顺成可以调理阿姨,让她安慰的离开这么些世界。

“这好啊,我先问问表姐吧,看她去不去看我四妹。”老伴把手机递给他,给她找来了电话薄。“1、3、5、……”老年机响起了拨号码的响声。

秀英突然想到,顺成他爸走的时候就是从未看医师,没有挽救生命,自己走的,“可真给外甥们省钱。”秀英心里想到。也怪儿子们,三姨说不看病就不看病了啊?

“顺成,你就是把您妈饿着了,她不吃饭你不会给她输输液,她这么每天躺着好受吗?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阿姨等他走?”秀英满腔的怒气,看着堂姐明明可以进食,孙子却不给他吃饭,甚是生气。

“听我妈说,如故尚未输液?”达问顺成哥,“你也了解,这是农村,出去不太有利。再说我妈也不让出去。”“你妈都不会说话了,不会动了,你拉着他去就诊,她难道还可以抵挡吗?”

一位瘦骨嶙嶙的父老躺在被窝里,不细心看,都看不到床上躺着一个人,看似舒服,实则痛不欲生,双眼紧闭,有须臾间没一下的呼吸着空气。

姐,苦了你了,把子女养大,孩子并无法好好的让您度过余生,甚至不带你去医院看看病。秀英想让医务卫生人员过来看看,顺成不让,一方面是因为钱,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个殷切的信神主义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