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厂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文 | 翊宸星河亚伦

文 | 翊宸星河Aaron

“厂长,我不干了!”

人说鬼,鬼吓人,那世上本无鬼,只然则心念作祟,心生暗鬼,全由不幸而为,但愿人世多有幸运安乐窝。

记得读初中那会儿,中学位于在小镇上,学生大多住校,每隔一个月才能回家三回,临近中考,学生课业负担越发重。

中考前二日常常都会放假,让学员回村放松。那日,全宿舍的同桌都骑自行车回家了,唯独乔明和王成留了下来,借着考前那二日争取突击一下,四回性考上高中,不然就又得复读一年了。

乔明和王成吃过晚饭后就重临宿舍,各自趴在床上拿起书本温习起来。忽然听见楼下宿舍管理员王三姑喊到,王成,你家来电话呀,快下来!

王成从书梦中回过神来,一溜烟的跑下了楼,没一会武功又跑了上去,匆忙收拾了须臾间书包,说道,乔明,家里有急事,我就不陪你了,你一个人小心点。随即摆了摆手,就走出宿舍消失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乔明抬起来朝窗外看了看,天色微暗,但眼看就抹黑了,心想着算计王成也快到家了呢。

只听见宿舍的阶梯上“蹬、蹬、蹬……”两次三番的响动,乔明调高了嗓子眼扒着脑袋往外喊,“什么人啊?”

“我,王母亲,”声音未尽,王小姨出现在宿舍门口,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却飘过一片愁云,轻声说,“哎哎!你怎么没回家啊,不是通报了,让所有还乡的嘛!”

听着王母亲声音略带紧张,乔明感到莫名奇妙,那很正规啊,“哦,丈母娘,我复习还差不多,趁那二日好赶一赶,考上高中应该就没多大难点咯。再说,我家也没怎么人,就不回去了。您别担心。”

王大妈嘴角就像抽搐了长时间,欲言又止,“我查完最后一班,就打道回府了,你协调相对要小心。中午不论是外界发出什么样动静,何人说话,千万不要开门。记得啊,一门心境的上床,别开门!”

乔明自然的回复着,金母元君亲转身走了。

“喂!下来把门锁紧。”王四姨的脸出现在窗口,倒把乔明吓了一跳,深吸一口凉气。

搞得神神秘秘,不紧张却被王二姑搞得紧张兮兮的,难道还有鬼不成,都住三年了,有鬼相当于。乔明心里那样想着,但依然宝宝的下了床把门反锁了。

乔明回到床上听着王大姨的足音越来越远,嘀咕道,前些天王小姑怎么了,好生奇怪。环顾四下,没有一丝声响,安静的可怕,幽白的月光洒落在窗台上,宿舍里唯一的一盏吊灯垂掉着,显得精疲力竭。

无意中,乔明日前一片晕迷,趴在书本上睡着了。

梦幻中,听到宿舍外又不胫而走纯熟的“蹬、蹬、蹬……”的鸣响。咦?王小姑不是回家了吗?乔明瞅了一眼手表,已是清晨十一点十一分,往常王岳母早就进入梦中了。

狼狈,乔明再细致听了一下,声音停止了。过了几分钟,又响了起来,由原本的一连性变成了间歇性,但很有韵律。脚步声却觉得沉重。

乔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回看起王大妈临走时嘱咐自个儿的话,不由得紧张起来,又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脚步声忽远忽近,在楼道里来来往往穿梭,最终停在了祥和的宿舍门口,却丢失敲门。乔明侧着人体从窗口朝外面望去,连个人影都没有。

意料之外脚步声又响了四起,而且是在原地踏步,越来越沉重,不通晓是否深感出了错事,整座宿舍楼都有细小的震感。

乔明害怕的趴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窗外。

“乔明,开门啊,开门啊!”

视听是王成的声音,乔明整个身体都失落放松了无数,脊背上满是冷汗。乔明有些颤抖的下了床打开门,骂道,“王成,你个鳖儿子,吓死我了。”

但此时,乔明日前空无一人,唯有楼外那一棵大梧桐树,和风中自由摇摆着。

乔明赶紧关上门,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刚才,刚才,不是王成,那,声音,是,何人?”乔明差点晕过去。

乔明站在原地许久,稍作镇定之后,自我安慰道,是或不是温馨太紧张了,大半夜的,自个儿吓本人。

“哎!”乔明长叹一口气回到床上躺了下去,试着安静,放松。

不期而然吊灯闪了几遍,灭了,乔明睁大了双眼,借着惨白的月光,乔明看到后面一副凶残的脸面,那上边没有眼睛,空洞而深邃,面容煞白如纱,深藏蓝色的双唇逐步张开,带着血的舌头缓缓的伸了出来,越伸越长,舔舐着祥和的鼻头,刺痛感直抵心脏。

乔明肉体不行动弹,像烧伤感染了相同,他到底的瞧着后面的全部,突然目前一片黑暗,没了知觉。

第二天早上该校师生都返校了,乔明疯了一般光着双脚满高校遍地乱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嘴角还有未风干的血印,喊到,“闹鬼啦!闹鬼啦——”声音悠长而有力,传遍了学校的各种角落。

最终在多少个彪悍的安保人士决定下才被克制,随即被关进了保卫室。

王小姨在外场独自抹着泪水,自顾埋怨道,“叫您关好门,你就是不听,就是不听啊。”

什么人都不晓得当晚到底爆发了哪些,乔明经历了什么样的害怕地方,王母娘娘亲沉吟不语,把那一夜的潜在烂在了肚子里。

后来听他们讲,乔明是因为考前压力太大而神经紧张才成为神经病,最后不得已之下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接受医疗。可怜的是,在乔明住院时期,没有一个家里人去探望,乔明平日半夜发了疯的在医务室里乱跑,医护人士不得已把她绑在床上,注射镇定剂,才能让他安乐下来,但眼睛总是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听王成说起乔明的家业才清楚,乔明是从小跟着四姨改嫁到了现行的继父家,但是继父并非善类,日常对乔明非打即骂,他的姨妈就算竭尽全力的维护他,但本就是寄人篱下,也时常无可奈何。最后因为本身的弱智,他的姑姑喝农药自杀了。

乔明不得不回到单身的生父家,他的四叔是村庄里远近驰名的醉鬼,常常跟一群酒肉朋友喝到大半夜才回家,对乔明东风吹马耳,但总比乌黑残忍的继父家好多了,他们似乎不熟悉人一律,各自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着。

假使不是王成说起,谁也不明了表面上开展的乔明竟有诸如此类悲凉的身世。

再后来该校派专门的人士去了乔明家里劝说他老爹常去诊所探望乔明,或许那样能让乔明好的快一些,而她的伯伯只是冷冷的回了句:“隔代遗传,他的祖父也是脑子有标题,没要求看望,你们学校的学员,你们常去探望她就行了,我又没钱,去不断。

全校派去五回人士去劝说,却都以碰了一鼻子灰回来,最终还吃了拒绝。

乔明的那间宿舍也随后不再住人,成为新来学生口中未解的潜在。

一大早,老王就跑到了孙厂长的办公。

还在书桌前边档案柜整理材料的孙厂长被那出人意料闯进门的老王吓了一跳。

写字台上罐头瓶里水城奈绪茶的浓香正随着蒸腾的热气四散开来。

孙厂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士,个子很高,干瘦干瘦的。

“呦,老王,你是要结合去呀?”

十多年的老朋友了,会师总是幸免不了开几句笑话。

假如换做其旁人,老王早就急了,因为老王最讨厌旁人跟她开那种玩笑了。

可是将来她可顾不得这么多了。

“大厅里面闹鬼!我今儿晚上亲眼看到的!”

老王拿起桌上的茶缸子咕咚咕咚得喝了半数以上,然后瘫坐在办公桌前边的椅子上。

“净瞎说,鬼不是都怕您王大胆吗?”孙厂长照旧作弄着老王

“是的确,我,我前天晚上都没敢在大厅里面睡,在院里站了一宿!

一个老年人,驮着背在门口走来走去的,一边走还一边喉咙疼”

望着老王惊恐的双眼,以及眼眶的黑眼圈,孙厂长那才认真起来。

孙厂长暗想:“那可不是闹着玩,本来那几个地点就够让人心惊胆战的了,再扩散闹鬼,以往招工都费力了,不管怎么说先把业务压下来。”

孙厂长笑呵呵得跟老王说:“老王,你是还是不是喝多了做惊恐不已的梦啊,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前天夜晚再多喝二两,一觉睡到天亮过几天就忘了,我那还有两瓶我外甥从广西出差给本人带来的好酒,都给你”说完顺手从办公室桌柜子里拿出了两瓶朗姆酒。

“我真没看错,真的是有鬼,不行说哪些自个儿也不可以干了”

“不干了,你去干嘛?怎么说你这那也是十多年了,行了,快回去休息吧!”

孙厂长说完,埋头写着怎么着。

老王看孙厂长有点闹特性,不大概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

夜幕,老王特意比平常多喝了一杯,还抱着一瓶清酒硬着头皮来到火葬场大厅

客厅的门被关的牢牢的老王还用椅子顶住了,忐忑着关上灯回到床上。

老王心里默默安慰本身,一定没事一定没事的。

睡到半夜,竟然又是一阵大风吹起,门又是被吹开,依旧是一阵“咳。咳。咳。。。磕哒,磕哒”的脑仁疼声伴随着脚步声。

老王再也挣不住,疯了似得打开窗子跑了出来。

老王病了,胃疼不醒,还说着胡话,在医务室住着。

火葬场闹鬼的事根本传开,一时间火葬场麻痹大意,有一半的员工请假不敢来上班了。

孙厂长急了,报了警,警察也是率先次听到那种奇闻,火葬场还是可以闹鬼?

于是乎那天夜里,孙厂长和三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藏在厅堂里。

关上灯,一贯挨到半夜。

果不其然,半夜静的连两个人呼吸都能听到的时候,

只听,门“咣当”一声被吹开。

随之一阵寒风吹来,多人都以一抖。

门口静了一阵子,终于出现:“咳。咳。咳。。。”的胸闷声。

多少个警察不自觉得又拿出了手中的枪,

公海赌船,就连孙厂长也有点不解的预言。

“磕哒,磕哒。。。”脚步声响起。。。

“咳。咳。咳。。。磕哒,磕哒”脚步声伴随着头痛声,在那庞大的会客室里竟然有了回声。。。

多个人还要皆未来背发麻啊,一个警察额头上已经漏水了冷汗。

响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咳。咳。咳。。。磕哒,磕哒”

出人意外那声音近乎已经到了附近。

“妈的,开枪!”为首的巡捕一声大喝,几人疯了一如既往对着声音的动向就是一通扫射,打光了手枪里有着的子弹。

枪声过后客厅又静了下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期孙厂长小心翼翼的开了灯

厅堂里一下亮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光晃了双眼,芸芸众生捂着眼睛,适应了光明后,打家定睛一看开枪的取向。

原来,是一只黄鼠狼,脚上不知怎么缠上一根白线,而线的另一头只是一个鸡蛋壳而已。

原来面目是这么,大家及时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至于怎么老是半夜都会有风把门吹开?

有道是是偶合吗!但愿是偶合吗!!!

相关文章